欢迎来到368txt小说网
368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违规玩家 > 012 白橡树镇

012 白橡树镇

作者:灰色墓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走出森林,苏墨向不远处的白橡树镇摸去。途中再次遭遇了一股巡逻队,安全躲过,可见二师的防范意识不强,毕竟停战半年之久。

    今晚天色昏暗,乌云在天空中挡住了月色。苏墨很顺利的潜入小镇,人影一闪,拐入了巷道。

    不一会儿,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从酒馆中走出来,在灰白色街道上摇摇晃晃,还不时的自言自语。

    “臭婊子,老子想给钱就给钱,不想给钱就别想从我这掏出一个子!下次老子还特么白嫖你!哈哈哈,嗝~”

    他身材高大,黑色衣服敞开,露出浓密的胸毛。脸上带着嚣张的表情,看来是猖狂惯了。

    “呕~”

    醉汉突然撑住墙壁,低头吐出大量白色物体。一股酸臭的酒精味弥漫开来。

    “呸,特么的。”他吐了口吐沫,骂骂咧咧的走进了巷道里。

    一个身影隐藏在黑暗中,冷冷的注视着醉汉。直到他深入小巷,黑影也沉默的跟上。

    醉汉晃悠了老半天,然后走进了一栋破旧的房子。就在他想要关门的瞬间,一道黑影掠入屋内。

    “嗯……”醉汉脑子还不是很清醒,完全没反应过来。

    苏墨反手关上门,右手猛的探出,死死卡住醉汉的脖颈。缓缓用力。

    男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使劲的挣扎,双腿蹬得像蛤蟆一样。

    手臂用力,想要掰开苏墨的手掌,可惜这只手掌是真的钢铁铸就,子弹都打不穿的那种。

    逐渐的,男人憋的满脸通红,眼中带着恐惧。身体的挣扎幅度也越来越小。

    就在他眼冒金星,看到天国时。苏墨松开了手,任由他跌倒在地上。

    “呼哧……呼哧……”他贪婪的呼吸空气,酒算是彻底醒了。

    “有地下室吗?”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男人抬起头,和苏墨冷漠的双眼对视。

    “有、有,你要干什么?”

    醉汉有些惊慌失措,他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要干什么?想杀了他吗?他们从来没见过啊!难道是那个裱子的其他姘头?

    “带路。”苏墨右手探下,抓住男人的肩膀,将他提了起来。

    “是,是。”醉汉咽了几口唾沫,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没有办法。眼前这个绝对是狠人,刚才自己差点就被掐死。

    白橡树镇位于曼彻顿地区,北温带。冬日的气候寒冷,所以居民通常会挖掘菜窖或者地下室,用于储存过冬的食物。

    这座小镇上的每一户人家都有一个地下室。

    昏暗的地下室中,墙壁边堆放着一部分粮食,还有蔬菜和萝卜之类,易于储存的作物。

    由于地下室封闭严密,里面缺少氧气。粮食蔬菜在长期储存过程中,会产生沼气等有毒气体。

    贸然打开进入,非常容易吸入二氧化碳和沼气,常人一旦中毒往往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会死亡。

    虽然通了半天的风,但地下室里的气味还是非常难闻。有一股难以言说的酸臭味。

    苏墨坐在一个装粮食的木箱子上,静静听着男人的情报。这人脑袋倒是不笨,知道双方形势(苏墨身上的枪),消息全部说了出来。

    “附近军营的军官经常来我们镇,他们一般每星期来一次,大部分人都要去酒馆喝酒,还有一些人会在这儿找女人。”

    “上次凯蒂还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长官,出来找女人还带着警卫队。他和艾莎进屋里找乐子的时候,外面守着三、四个人呢。”

    “噢,凯蒂是我的姘头,艾莎是白烟街上最漂亮的女人,她们俩认识。”

    苏墨静静聆听,一直不说话。这类地痞流氓和混混一般都是消息最灵通的。

    “很好,那个带警卫队的军官几天来一次?”苏墨发问。

    这个军官不一定是少将约翰·伯依德,但肯定是个相当高级的官员。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一般两三天就会来一次,来的蛮频繁的。每次他都会找艾莎,然后留下大把钞票。”

    男人的神色有些羡慕,看上去很嫉妒军官,这个艾莎肯定是妓女中的尤物。也有可能是嫉妒艾莎,毕竟军官给的太多了。

    “很好。”

    苏墨喃喃自语,心中已经有了算计。

    “那你现在能放了我吗?”

    男人明显松了口气,从苏墨的表现来看他很满意。

    苏墨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当然,不了。”

    “你说好的!我讲了你就放过……”

    “咔嚓!”颈椎断裂声响起。苏墨扭断了男人的脖颈,一对机械手冰冷又无情。

    不要说这个人是敌国的混混,就算他是老实肯干的农夫,苏墨也会将他灭口的。

    战争从来没有对错,只有立场之分。他不会杀妇女和小孩,但面对成年的敌国男性,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士兵从拿起枪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双手沾满血腥。

    苏墨只能尽量的不去做无端杀戮,前提是自己还能活着。

    如果有人说这是自私的利己主义者,那就是吧。如果有人秉承着爱与正义来讨伐自己的话,那就看看谁的拳头比较大好了。

    将男人的尸体摆放在木箱上,苏墨关上了地下室的门。

    也许过十几天后,腐烂的臭味会飘出地下室,然后他的尸体被邻居们发现。

    扫视了一眼房屋,墙面上有淡淡的腐蚀灰色。木地板黄褐色夹杂着黑色,有些地方破碎翘起,边角落出现了磨损和凹槽。

    大门旁边有一个衣帽架,上面摆着一件灰色的大衣。样子很陈旧,下摆还有几处烟烫的破洞。

    苏墨拎起风衣穿上,身材倒是差不多,上面有股浓浓的烟酒味。

    风衣盖住了身上的特种装备,是一种非常不错的伪装。

    他又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顶黑色宽沿帽,款式很老土,帽檐很宽。不过正适合苏墨,这可以遮住他的脸。

    小镇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这可不是一条很好的信息。

    他打开房门,冷风灌进来,吹起下摆。

    苏墨打算趁着夜色,观察一下整个小镇的地形。还有那一条满是妓女的白烟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