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躲猫猫(2 / 2)

金铭点头道:“我知表兄平素繁忙,故而特请了赵姨娘前来为表兄醒神解乏。”

赵姨娘乃是金铭父亲的第三房姨太太,长得娇艳迷人不说,那身材更是凸凹有致。据说乃是魔族与人族的混血,一身的功夫都在床底之间。那床上的手艺,据说是超凡脱俗,比那什么人间天堂的姐儿可要玄妙的多。

这娘们因此得福,也因此得祸。那金家的原配李夫人在金家权势滔天,极力的排挤与她,差一点让赵姨娘喝水噎死,走路摔死,看戏笑死。不过那娘们命大,才活了下来。

为了保命,赵姨娘也是知进退的,修了个小佛堂,整日里吃斋念佛,不更世事。可念着念着就念到了“儿子”金铭的怀中去了。

这事更是惹恼了金夫人,可金铭要死要活在娘亲的怀中一通哭闹,这才去了金夫人的杀心。正因金夫人李娘子疼爱儿子,也就放了她一马。

“早就知道你那姨娘疼爱与你,果然此事不是一般。”李尔也是色中的恶鬼,对赵姨娘早就垂涎三尺,只是没有机会无缘插足。此刻听明白了金铭的意思,立刻色眯眯的道:“若是赵姨娘能来,我就是再忙也要帮你跑上一趟。”

李尔话音刚落,那如花似玉赛狐仙的赵姨娘就来到了金铭的床边,她娇羞的看了一眼床上的金铭,牵着李尔的手,带着他去解忧解乏放松心神去了。

第二日天微亮,苏姨娘才在厨房中找到了喝多了的敖汤,刚为他灌下醒酒汤,白起就找上了门来。

白起见了敖汤,甚是惊讶,他拍醒敖汤说道:“师弟,你也真是个无敌破坏王。好好的房子,前天拆了一间,今日就拆了个精光。若是被管事知道了,当会责罚与我。”

“此房不是吴用师弟所拆,乃是另有缘由。”敖汤迷迷糊糊不置一言,申公连忙将昨夜的事情解释了一遍。他怕白起不信,连身上的伤痕都让白起看了一遍。

“师兄,若不是申公师兄的周全,昨夜小弟就遭遇了不测。”这时敖汤才彻底醒来,他指着申公道:“申公师兄倒是好人一个,只是修为上老是迟步不全,还望师兄能为他炼上一颗筑基丹,助他早日晋级。”

难为申公为了敖汤挡了一灾,虽说是李尔手下留情可毕竟申公的小身板也受了伤害。敖汤总也不能忘恩负义。

白起笑道:“此乃小事,明日我就开炉炼丹,助他筑基。”

此语一出,激动的申公抱着苏姨娘原地转了几个圈。

这时白起才注意到那娇美的苏姨娘,一双眼睛再也扒不下来。

白起指着苏姨娘道:“这俏俏的娘子真是迷人,不知小生可有幸认识。”

申公连忙将苏姨娘推到了白起的面前道:“这娘子乃是我家苏姨娘,善吹箫,会弹琴。还望白师兄多多指点。”

“真是天上掉下的人儿,怎么瞧怎么美丽,怎么看,怎么的雅致。”白起拉起了苏姨娘的手道:“若是有这娘子相助,别说一颗筑基丹,就是三颗也是可得。”

申公闻言,眼中冒出了金光,他连忙道:“我这娘子最是擅长躲猫猫,师兄若是喜欢可以带着她们一起去躲,小弟我下山去寻你们。”

白起带着一众女子在房中玩躲猫猫,申公到山下如何找的到呢?这简直违背了躲猫猫的根本原则,可如此事情申公却做了出来,众人也都觉得如此甚妙。玩的也越发开心,快活。

申公走后,白起连忙对敖汤道:“师弟,宗门发下了任务,让你去杂役处报道。”

敖汤问道:“什么任务,怎的落到了我的头上。”

白起对此也不甚明了,只是听了一耳朵:“好似下面的宗门出了灵兽,无力降服,派内宗弟子前去。无需担心,你跟着也就是跑跑腿罢了。”

白起言罢,再没时间去管敖汤,带着苏姨娘及那一众女子关了院门认真的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敖汤对着院门摇了摇头,暗叹申公慷慨,师兄会玩。

不一时,敖汤到了杂役处,杂役处的管事如花早等在门口。因连着白起的关系,那如花也自认了敖汤的嫂子,对敖汤很是关心。连忙将那任务玉简交给了敖汤,并叮嘱了几句,让他按着玉简去找宗门汇合。

在混元宗中做任务是最寻常的一件事了,这不仅是每个弟子应尽的义务,也可以借着机会去获得大量的回报。这其中就有灵石,宗门积分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