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 眷侣(1 / 2)

凤倾九重 蜡笔仙人 2205 字 2020-06-15

萧厉珏连忙伸手护她,“你小心些……” 话音未落,迟静姝忽而扭头有朝他看来,“郎君,你为何,不肯要这孩子?”

萧厉珏一愣,伸出的手还没碰到迟静姝,指尖便缩了下。

顿了顿,无奈道,“你寒症才好些,若是再怀了孩子,我怕伤及你的身子……” 话音未落,迟静姝再次问道,“若是我并无寒症呢?”

萧厉珏顿住。

看着迟静姝,艳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片刻后,又露出几分茫然。

“那也……” 迟静姝却摇了摇头,再次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你虽然从没说过,可是,每年七月十五,你都会喝醉,你知晓么?”

萧厉珏看着迟静姝,手放了下来,转过脸去。

迟静姝却走到他身旁,这一回,她主动拉起了他的手,低声道,“郎君,你其实心里,很在意那一天,是不是?”

在那一天,他的亲生父母,因他,而惨死。

萧厉珏的手微微一颤,垂落视线,看着茶几上那光滑的漆面,没有出声。

迟静姝在心里叹了口气。

今日,她本就是故意在这里等萧厉珏的。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无人打扰,没有许多别的事情的烦扰,萧厉珏才能安静下来。

她想要帮他解开心结。

于是,她又再次朝萧厉珏走近,靠在了他的后背上,脸颊贴着那丝柔的衣裳料子,轻轻地说道,“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告诉我好不好?”

萧厉珏看着茶几的眼睛泛了一点红晕,身后女子身上传来的淡淡梨花香,将他昨日起便慌乱不休的心给安抚了下来。

他回身,将迟静姝轻轻地抱进怀里,低声道,“我只是……不知晓……我能不能,能不能,做一个好父亲……” 亲生的父亲在他出生那夜遇害,假做的父亲将他视作升仙的一口血,带着最恶毒心思的算计。

他生怕,生怕自己会做到一点不好,会伤害了最心爱的女人和她生下的孩儿…… 这些话,他都没说出口。

可迟静姝却只听一个‘不知晓’,便已猜透。

她拍了拍萧厉珏,示意他松开自己,然后,将他拉到一旁的圆桌边坐下。

将那方才特意去拿的小包裹放到他面前,柔声道,“两年前,木邛游走江湖前给我留了个信,说这些东西是给你的,却不敢亲手交给你,托我转交。

我不知什么时候拿给你才是合适的,今日看来,该是让你瞧一瞧的。”

萧厉珏看了眼迟静姝,伸手,将那包裹打开。

却是一愣。

包裹里,是一些小孩穿的衣裳、肚兜和小鞋子,另外还有一个漆木的盒子,再打开一看,是样式十分老旧的首饰。

无论衣裳和盒子,瞧着都有几分旧了,似乎经历了好些年,无人用过,就这么慢慢地淡了颜色。

他看向迟静姝。

迟静姝笑了笑,伸手,拎起一件绣着莲花的大红肚兜,指着其中一个角落,轻声道,“你瞧这里。”

萧厉珏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就见,那角落里,小到几乎指甲盖大小的两个字,藏在莲叶底下——瑶琴。

他猛地瞪大眼! 猛然意识到,这些……都是,都是,都是那个女人留下的! 他放在包裹上的手,忽而轻轻地颤抖起来。

迟静姝看得心头发酸,握住萧厉珏的手,声音愈发轻和,“她当年并未让林大首领知晓怀孕的事,当是知晓婉妃有意要借腹生子。

可她私心里还是很希望你能知晓她是你的娘亲,所以便悄悄地给你做了这些小衣裳,你瞧这针脚,若不是用心,绝对做不出这样好的衣裳来的。”

萧厉珏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他猛地转过脸去,似是不想让迟静姝看到他这样狼狈脆弱的模样。

迟静姝也红了眼睛,又翻开那木盒,道,“这些东西,是林大统领送她的。

她都留着,说是以后兴许能换些银子,买个精巧的小玩意儿,当是代替你的亲生父亲,给你的心意。”

萧厉珏被迟静姝握着的手抖得更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