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6章 秽物(1 / 1)

人家米迦勒在天上拼命战斗,下方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人类和猫却在说笑。

这也许正是某种公平的体现,就像是过去人们在地上受苦的时候,天使们也只是在天堂中旁观一样。

风水轮流转了啊。

“似乎他们只能打个平手,斯莱德。”死侍找了块石头坐了上去,从裤兜里面掏出一块手帕来擦擦汗:“米迦勒的严肃劲让我想起了队长,那是一种天生就带着五五开气质的风格。”

“嗯,目前看来确实是。”双方在空中角力,散逸的狂风吹起了丧钟的斗篷,他抬头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至少是短时间内不会分出胜负,这双方的力量同根同源,连掌握的概念都差不多是对等的。”

虽然体型上有不小的差距,但一个人的战斗力强不强,真的和体型关系不大,这又不是普通人的拳击比赛,还要分重量级的。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要看谁的能量高级,谁掌握的概念更多,无形的东西对于胜负的影响更加重要了,而人类肉眼能看到的东西反而并不怎么重要。

不得不说,韦德的感觉是对的,明明他也是用肉眼观察,却能感觉到一些东西,这大概就是顶级佣兵的直觉吧?

“这是真正的天堂内战啊。”猫咪侧过身躺着,用一只爪子撑住自己的脑袋,尾巴慢悠悠地晃着:“天堂的手段也没有什么烟火气,你想要看大爆炸那些是不会有了,最多就是些强光。”

话音刚落,天上就闪过了一道强烈的白光,几秒之后爆鸣声才缓缓传来,这是双方又在物理层面上对拼了一记。

“嗯,上帝之足想要踩死我,我感觉到恶意了,呵呵。”苏明倒是继续乐呵,他甚至让绞杀撤去了面具,自己摸了瓶汽水出来喝。

“但是米迦勒显然很坚定,他不会再让背后的人死掉了。”猫咪压低了声音,给丧钟讲了一个秘密。

当初上帝之躯死亡的时候,米迦勒就在现场,只不过背对着王座的功夫,王座上的躯体就暴毙了,那一次差点没把米迦勒逼疯,他觉得是自己犯了错。

甚至他还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检查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嗨,过去的事情了,反正我猜上帝之躯是老头自己干掉的,为了回收力量,或者回收别的东西。”苏明摆摆手,对于过去的事情不打算多听了,反正要不了多久,那个老头的一切都会变得没有意义。

死翘翘套餐已经准备好了,就看要怎么送出去。

“要动手吗?让我来。”死侍站了起来,他丢下自己的手绢,原本白色的布头此时已经变成了深褐色,仿佛是翔的颜色:“把我丢上去,我先给那脚背上撒泡尿,看看圣洁的东西被玷污以后,会不会折损实力。”

“喵,原来你是这么打算的。”猫咪睁开了眯眯眼,露出了赞许的神情:“还真让你瞎人碰上死老鼠了,伱的猜想没错,对于天堂生物来说,玷污它们的圣洁,就是过去恶魔们常用来对抗天使的手段。”

比如说给羽翼上面泼污血啊,比如说用排泄物泼洒天使啊,这些都会影响到天堂生物的力量,虽然不多,但也有效。

就仿佛是外表变脏了,它们的内心也会蒙尘一样,阻碍它们从天堂获取能量的效率。

“什么叫瞎人碰上死老鼠啊?你这咪咪,真坏。”死侍想伸手撸一把猫,但是后者敏捷地变成云雾躲开,他只能无奈地放下手去,埋怨道:“这是我看了威尔逊电视台五十五季《邪恶力量》连续剧学来的,亡灵害怕圣水,恶魔害怕阳光,天使害怕秽物,我也是行家好么?”

“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剧本是副官编的?”苏明忍不住还是笑了,他抓住了死侍的后脖领,像是提猫一样将人提起来:“完全是虚构的啊,今天你的计划还真的是凑巧碰上了。”

前世的时候,这连续剧只有十来季,死侍看的那些,是丧钟为了让自己的电视台赚钱,搬来了一些剧情梗概,又让副官这个ai续写和改编后的版本。

“那好吧,但总归是个不错的计划,不是么?”死侍也放弃了挣扎,他从后背上抽出自己的两把武士刀,摆好了架势:“来吧,快丢我,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拿了那么多钱,一点活都不干总是不好的,外人看到了会怀疑你包养我的,我要证明自己才是这部电影的主角,从来不吃软饭,就像是.”

他的废话太多了,苏明没有打算继续听下去,而是开始像挥舞套马索那样,把表弟抡起来舞成一团残影。

缓慢加速再投抛是个比较好的办法,这样能避免突然获得一个太大的g,让飞行员不能适应。

“嗖嗖嗖!”

残影构成了一个圈的死侍发出了呼啸声,这是他在和空气产生摩擦,丧钟朝着天空中的大脚瞄准了一下,随后以投掷链球的姿势,把贱人表弟向着上空抛去。

“卟叽。”

可能是贱人在空中乱动影响了气动外形,也可能是那只脚主动接了,所以死侍撞在了人家的脚腕上,变成了一滩又红又黄的烂泥

“喵,他变成番茄酱了呢,呼呼!”猫咪笑着捂住了嘴,它觉得好玩极了。

“没事,死侍有超级自愈,你看,就我们说话的功夫他就复原了。”苏明让捂嘴猫咪抬头自己看,此时的死侍已经从脚腕处滑落,软哒哒地站在了对方那巨大的脚面上啊。

嗯,肌肉和血管那些自愈完成了,但新长出来的骨头是有点软的,所以他看上去有点像是脆骨鸡排,站得不是特别稳当。

但问题不大,能够开闸放水就行了,为了帮助表弟,苏明还拿出了那个号角,吹奏起了一段尖锐的嘘嘘声。

“嘘~嘘~”

果不其然,高空之中的死侍没有听到,这声音本来就是只有天使和少部分人能听到,所以这换来的只是交战中的米迦勒,有些幽怨地朝着丧钟这边看了一眼。

真的很无语,审判日号角是干这事用的吗?

人类啊,真是疯狂都融入血脉中的生物,这种混乱和无序,让米迦勒十分无奈。

不过显然计划已经成了,或者说死侍在上帝之足脚腕上炸开的那时,秽物就已经粘上去了,接下来就是足疗修脚的阶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