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关外来客(1 / 2)

寇明 平衣笠守 2672 字 10个月前

旭日初升,沈阳清宁宫的砖瓦也被熹微的晨光所笼罩,澄黄的琉璃瓦反射着阳光,让这片不大的宫殿也显得富丽堂皇起来。

黄台吉伸了个懒腰,吹灭了眼前的蜡烛。尽管刚刚才彻夜批阅了各种奏疏,但他的眼睛中却没有丝毫疲惫。黄台吉很喜欢通宵处理政务,他不想让自己珍贵的壮年时光在睡眠中被浪费。长年的马上生活给了他健壮的体魄,他得好好使用这幅强壮的身躯才行。

“嘎,嘎。”

殿外忽然传来了几声乌鸦的鸣叫。黄台吉透过窗子向外看去,却是门外立着的索伦杆上的乌鸦们振翅飞走了。黄台吉的视线朝下移动,看到了索伦杆下那个惊飞神鸦的元凶。

那是个国字脸的男人,尽管穿着一身轻便的文官袍,但却有着不逊武将的魁梧身材。那人低着头,正朝着寝殿缓缓走来。尽管身材高大,可他的步伐却十分谨慎,每一步的间距都不长不短,举手投足间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黄台吉皱了皱眉,尽管这人眼下算是他的心腹,但他仍然对这个归降而来的异族不放心。

到底是个尼堪,惊动了神鸦还面不改色,寻常满洲人怎会如此。

黄台吉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堆起了一副和善的笑容。他从火炕上翻身下地,向门外走去。临到门口时,他不着痕迹地把本已穿好的鞋脱下了一只。

“范先生起得早啊,为了迎你鞋都没来得及好好穿,还范先生见谅啊哈哈。”黄台吉踢踏着那只刚刚脱下来的鞋,摆出一副慌张的样子走出了门。他的汉语虽然有些生疏,但在满洲人中已经称得上是出类拔萃了。

黄台吉其实也不想这么虚伪,但理智告诉他必须要这么做。他现在所面对的,是这个塞外国家中地位最高的汉臣,内秘书院大学士范文程。

“扰了陛下的休憩,臣惶恐!。”范文程迅速跪倒下去,磕起了头。晨曦的阳光下,他剃得精光的头皮微微地泛着光。一缕头发被编成了条难看的细辫,无力地垂了下来。

“哪儿的话,是朕赐你随意参内的权力的。先生快起来。”黄台吉提上了鞋,伸手将范文程掺了起来。

“谢陛下。”范文程从地上站起,又对黄台吉做了个深揖。

“先生清晨来访,必然是有要事了?”黄台吉说着,朝殿内做了个请的手势。

“惭愧,只是来向陛下禀报武英郡王回军之事。”范文程又低下了头,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踱步。

“那也无妨,我们进去说吧。”黄台吉走在范文程身前,向殿内走去。

片刻间两人就在殿内相次落座,侍女端来了冒着热气的茶。黄台吉抢先接过,用杯盖撇去茶水中的浮沫后才将茶杯递给了范文程。

“身为汉人却得陛下如此抬爱,真让微臣惭愧得紧啊。”范文程慌张地接过茶杯,又奉承了一句。

“范先生是我国栋梁,莫要再说这等谦虚之词。”黄台吉呵呵一笑,“方才先生说要向朕说说阿济格回军之事,不知是什么?”

“哦。”范文程闻言放下茶杯,端正了脸色,“是这样的,武英郡王来信说他回军路上一切顺利,各路明军只敢尾随其后,无人敢与郡王一战。只是……”

“只是?”

“只是武英郡王在回军路上砍伐树木,在木头上写上了各官免送的字样以羞辱明军。我担心武英郡王如此锋芒毕露,只怕日后会为自己染上祸事。”范文程说。

“嗯……”黄台吉端着茶杯,沉吟了一声,“先生说的不错,阿济格此举毫无意义,只不过徒增明人对我大清的敌意而已。我这弟弟行事鲁莽,我也多次和他说要多动动脑子,现在看来,怕是白说了。”

“武英郡王战功赫赫,乃我大清柱石,臣绝无诋毁郡王之意。”听到黄台吉贬斥阿济格,范文程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的弟弟我最清楚了,先生放心,这次回来,我一定会好好管教阿济格的。”黄台吉抿了口茶,面上毫无表情。

“那……那劳烦陛下了。”范文程嘴上说着,心里却暗骂自己多此一举。今天献的这场殷勤,怕是要让自己和阿济格结下不可调和的梁子。

“先生可还有别事?”黄台吉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