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我喜欢吃软饭(2 / 2)

新知府是其他州郡调任的,已经半百的年纪,为官经验非常老到,陆庭修很快交接完成。

临走之前,他还给陆庭修举行饯别宴。

夏秋愿意用老人,家里的下人也愿意跟着上京,夏秋便将他们也一并带上。

临走那天,锦氏挺着大肚子,吴泽跟林氏各抱着娃儿,送出城足足有五里地才返回。

夏秋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家人,心里的失落无法比拟。

这一别,日后也不知还有多少机会再相见。

时间还算宽裕,顾了两辆马车,边走边玩慢慢往京城去。

卫戈长得快,已经是快满十七的少年郎,不说话看着有点憨,但胜在模样儿俊。

乔碧微也从胖娃儿出落成亭亭玉玉,再过两个月就年满十四,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就可以准备婚事了。

这几年她时常在外面闯荡,只是再怎么飞,每隔两个月左右就会回来一趟。

两个人站在一块,俏少年美少女,倒是格外般配。

回京城要路过霖县,车马在驿停下,许明亮就过来迎接。

做了两年多的县丞,许明亮不仅成熟稳定不少,连急脾气也磨没有了。

在其位谋其政,对着一大帮百姓,棱角都补磨平了。

晚上是雷老大接风洗尘,在天宝楼设得宴。得知夏秋前来,张老板夫妻特意过来敬酒,还牵着两个奶娃娃。

吃了涂老头的药,张夫人老蚌怀珠,接连生了两胎,总算走出丧子阴霾。

吃宴的时候,夏秋才知道许明亮已经续弦,是落难流落到青楼的良家女。两人相互看对眼,他也没嫌弃姑娘出身,直接赎身回来。

夏秋剜了他一眼,“你藏得够深呀,结婚也不告诉我?”

许明亮自罚三杯,“陆大人日理万机,夏姐你忙着做生意,我哪里敢打扰呢。”

说是不敢打扰,多半还是女方的身份不宜大操办。

夏秋没再多说,给他补了个红封。

许明亮受宠若惊,“谢谢夏姐。”

陆府还在,只不过两年多住人看着有点旧了。房子空着容易坏,夏秋打算出手卖掉。许明亮是个识货的主,二话不说给夏秋塞了笔银子,“夏姐,我家住着不宽敞,刚想换个地方。”

都是自家人,夏秋退还两张银票给他,“当年这座宅子……”还是华挺出的钱,她只出了一百多两而已。

要离开,夏秋才发现自己是个念旧的人。

陆庭修跟雷老大他们玩,夏秋出了趟城向吴渔吴泓上香,给华挺扫了个墓,又到山顶祭拜原主及其家人。

霖县是生她养她的地方,也勾起夏秋许多伤感,四年前的一幕幕仿佛还在昨天,却又已随风远去。

离开霖县后,她的心情变得低落,在马车里晕晕乎乎的。似乎感染了风塞,她恹恹地在马车内休息,到饭点也没胃口。

或许是长途跋涉不适,陆庭修体贴地让车夫放慢速度。走走停停,不时让她下车透口气。

乔碧微见她又在吐,好奇道:“姐姐,你不是也有了吧?”锦姨害喜时就是这样的,吐得晕天暗地。

她倒是想哦,怕是这辈子都没这个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