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大结局(1 / 2)

林寒陈雨桐 青墨烟雨 6635 字 6个月前

等到林寒抵达医院的时候,那几名绑匪还没有到来,包括张天力在内,全部都心急如焚的等待着。

一旦经过了陈雨桐的确认,那么这些绑匪,属于唯一知道张小瑾消息的人。

在场的高层不仅仅有方宗信,甚至连济市的高层也都赶来了。

即便是当前国内数十万的企业,联合促成的国内经济内循环,已经令这一战可以按下暂停键。

十分钟之后,六名家伙便是在便衣的束缚下,来到了这一层。

当林寒看到了其中那名女服务员的脸之后,整个人便已经攥紧了拳头。

甚至都不需要陈雨桐出来指认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林寒直接飞奔了过去,抡起右拳直接狠狠锤打了女服务员的脸上。

这一刻对于林寒而言,也不过只是心急如焚的一些宣泄。

&nt;张小瑾呢!赶紧说!不然的话我就让你们死在清水市!"

即便是这种威胁,有些踩在了法律的红线,但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装作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

哪怕是被林寒一拳头打的鼻子流血,但这名女服务员却依旧直挺挺的站着,非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冲着林寒提出了条件。

其实从这些绑匪身上的脚印,足以看出,当这些便衣抓到了他们的时候,肯定是经过了一番审问。

但可惜的是,他们的嘴巴很紧。

其实当吉姆得知威胁林寒的计划已经泡汤之后,便已经选择将他们抛弃了,没有吉姆的帮助,再加上失去了手中的人质,想要安然离开清水市,分明就是痴心妄想。

换句话说,就饶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张小瑾而已,竟然会弄出这么大的阵势。

&nt;我可以如实交代,但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放了我们。"

此时的林寒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二话不说伸手直接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不过只是十几秒而已,对方整张脸便已经是铁青无比,因为双手被束缚的原因,想要连最基本的挣扎,也都已经成为了奢望。

如果对方依旧不开口的话,林寒绝对会就这么让对方窒息而亡。

&nt;我...说..."

当这两个字艰难无比的从女服务员的嘴里蹦出的同时,林寒也是松开了手,身上散发着的那股强大气场,早已经令弥漫在空气中的压抑,达到了一种让人好似呼吸困难的感觉。

&nt;当时张小瑾通过自残的方式带着陈雨桐离开了之后,我们也是第一时间去追,本来能够抓住她的.....只是张小瑾最终从桥上跳下去了...."

当林寒听完了这番话之后,整个人直接轰然间倒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空洞的一双眼眸中。那眼泪不受控制的滚滚而落。

甚至身体哆嗦的程度,令周围的诠通集团诸多高层,也是不忍看到这一幕。

哪怕是张小瑾至今都还没有找到,但不可否认的是,原本便已经失血过多的张小瑾,在这寒冬下,又跳进了河里。

存活率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即便是清水市这几天的温度,也就在零下七八度左右,但别忘了一个前提,桥面距离水面的高度,可是足足有十几米。

就算是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从这种高度跳下去,那强大的惯性也会直接将人震晕,更何况是张小瑾当时的状况。

而站在后面的方宗信,脸上的神情已然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了,看了一眼身旁的局长,沉声道。

&nt;沿着张小瑾跳河的位置,将人力再加大一倍,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

方宗信的这句命令,俨然没有说完。原因无它,因为此时的方宗信,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难道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去称张小瑾的尸体不成?

只要张小瑾没有找到,那么在所有人的心里,便依旧还会有期盼。

至于站在林寒身旁的张天力,早就不知何时,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而昏厥了过去,连李则东也是气的直跺脚。

他们都不忍心去想象,当时的张小瑾究竟是何等的心情,宁可纵身一跃,也要替诠通集团争取足够的时间。

哪怕是牺牲自己,也不愿让自己沦为,可以威胁林寒的筹码!

可能其中也有私心,可能张小瑾也是不愿意看到因为诠通集团的落败,国内的商业环境可能会受到的打击吧。

李则东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便是将心腹带到了楼梯的位置。

&nt;帮我做个事情,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这是5000万的支票......"

紧接着李则东便是将嘴巴,凑到了心腹耳畔前,咬牙切齿的将言语说了出来。

&nt;李总....这些年若不是托您的照顾,可能早就没有我这个人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完成,但钱我就不要了。"

不等李则东反应过来,跟了他许久的心腹,便已经是通过楼梯离开了。

从严格来说,李则东本就不是一个好人,他怎么会放过真正的罪魁祸首?

其实此时在两岸的河道,所存在的人数都已经超过了千人,甚至河面上,更是有着十几辆船舶,正用网子一遍又一遍的打捞着。

而至于先前在桥上发现的血液,如今也是取了回来。

毕竟需要进行检测,同样也需要印证一下,这些绑匪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dna的化验,自然是需要抽取一些属于张天力的血液样本。

只是当结果出来了之后,负责化验的主任,脸色却是变得难堪了起来。

目光有些些许的复杂,看了看陈雨桐跟林寒,又看了看张天力等一众商业巨擘。

&nt;通过实验室的检测。这份血液的确是属于张小瑾的,但是....资料上不是显示,张小瑾并没有怀孕吗?可为什么血液中的人体绒毛膜促性激素却达到了14000的数值?"

此话一出,张天力仅仅攥住了拳头,在林寒失神的同时,陈雨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至今她终于是彻底明白了,张小瑾诀别的那最后一句话,'替'她照顾好林寒?

换一种方式的话,无非就是张小瑾早就知道了自己怀孕的事情。

可纵然如此,还是选择通过鱼死网破的方式,去帮林寒跟诠通集团争取时间。

甚至这一刻的陈雨桐在想,如果张小瑾能够平安归来的话,她是发自内心的愿意去接受张小瑾的存在。

只是可惜的是,在这个世界上,往往没有那么多如果。

其实内心最为自责的依旧还是林寒,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两天之后,李家所储存的商用石油,也已经尽数用完,然而就在这时,国内的高层却是忽然间宣布,动用山省以及北方边境曾经的储备战略原油。

毕竟这是完成经济内循环的最后一步。

属于对张小瑾的搜寻,依旧还是没有结束,只是陆陆续续的相关人员,数量已经减少了大半。

哪怕不愿意接受现实,但任何人都不会相信,张小瑾还有成功存活下来的可能,甚至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曾经的商业奇才张小瑾,身上的光环足以让整个年青一代黯淡无光,但这颗新星,就这么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张天力临走之前,将属于张小瑾的那根项链拿走了,而且还将张家代言人的身份,直接交给了林寒。

至于张小满,早就不敢多说一个不字。

人可能已经没了,但张天力却没有心情经营这诺大的张家了,即便是林寒不愿意,但终归还是收下了。

此时的林寒,不光是声望到了巅峰的诠通集团创始人,更是国内顶尖三大家族张家的代言人。

可林寒却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就饶是出了院的陈雨桐,对林寒说的最多的话,只有那么一句。

&nt;找到张小瑾...我接受她跟孩子...."

当一个星期过去了之后,所有的社会资源,已经撤离了干干净净,此时的林寒站在张小瑾出事的桥面上,深邃的目光望着远方。

手里拿着的,正是曾经张小瑾讹去,属于林寒的那件外套,上面隐隐的还散发着的属于张小瑾身上的那种气息。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终归会彻底的消散。

与此同时。远在大洋彼岸的吉姆,心中不甘心当下的局面,甚至在亲眼看到了,华国的经济竟是完成了彻底的内循环之后,更是接二连三的寻求金背后家族的支持。

然而正当吉姆刚刚从大厦内走了出来的时候,一名长着华国面孔的中年男子,却是用藏在袖子中的匕首,以迅雷的速度,直接将吉姆的心脏所洞穿。

在面对已经将他包围的数名保镖的时候,这个中年男子咬碎了后槽牙的毒药。不过只是数秒的时间,整个人便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而这个中年男子,正是李则东的心腹,他用自己的生命,来报答了当年李则东的恩情。

谁又能够想到,小量子基金的负责人,还没有送到医院,便已经失血过多的死了。

两个月之后,在距离过年的最后10天,陈雨桐在医院里面生下了龙凤胎。所有的亲戚都已经到场。

可若是仔细去观察的话,绝对能够发现,在陈雨桐的眼眸深处,依旧还存在着一抹期盼。

如果张小瑾还活着的话,肚子里面的胎儿,应该也快5个月了吧?

任何人都没有去继续提及张小瑾这三个字,只是林寒依旧还是,每隔上几天,便一个人开车着站在曾经属于张小瑾出事的桥面上。

张天力虽然人没有来,但却给这两个新生命,封了很厚很厚的红包。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飞快过去了。

似乎一切都已经重新回到了正轨,毕竟人已经没了,可活着的人,不应该继续往前走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