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大结局(2 / 2)

林寒陈雨桐 青墨烟雨 6635 字 7个月前

生命中的离别,总是充斥着伤感,可再如何的不接受,那又能改变什么?

即便是国内的诸多高层没有明确的表示,但实际上他们都心中明白,若不是当时有张小瑾的牺牲自己。

伴随着诠通集团的惨败,可能整个国内的商业环境,便已经是被十大财团给吞噬的干干净净。

过年的前一天,林寒去了一趟上京,在陪着张天力吃了一顿年夜饭之后,性格沉稳的张天力,也是借着酒劲,对着林寒说了好多好多,属于张小瑾小时候的事情。

此时月色如水,阵阵袭来的凛冽寒风,吹刮着庭院内的树木剧烈摇摆。

至今张天力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可是连死要见尸这个愿望。都无法实现。

因为张小瑾整个人,仿佛从清水市郊区蒸发了似的。

对于那几名绑匪,也是早在一个月之前,便已经枪毙了。

即便是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证据,但伴随着吉姆的被人刺杀,一切都已经没用了。

当时间来到了2010年的时候,华国的经济,在内循环的强大作用下,成功位列全球第一经济体系。

哪怕属于十大财团的封杀依旧还在维系着,但对于国内的商业环境而言。所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

值得一提的是,当吉姆死了之后,金直接强势接手了小量子基金,至于十大财团,却是被金给忽视了。

而属于林寒在国内所执行的扶贫计划,更是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曾经的大强村,连温饱都是一个问题,可如今呢?仅仅是这一年的蜕变,家家户户都已经盖上了平房。

昔日的天险,更是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甚至当年底的账单发表在了诠通集团官网上的时候。

谁又能够想象得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竟是给了诠通集团接近1.5亿的利润。

而每当诠通集团展开对其他贫困村的经济刺激项目之际,国内的诸多资源,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去完成前期的修路以及调度。

其实林寒明白,这算是一种变相的弥补吧。

属于华国的经济,时时刻刻都在迅速的攀升着。

只是存在于心中的那道倩影,依旧还在。

并非是林寒不想忘记,而是不敢去忘......

当时间来到了2011年的时候,随着林寒大手一挥。贫困百强村剩下的村落,全部都同时开工。

而属于诠通集团的市值,也是超过了2万亿。

在经济内循环的作用下,昔日被十大财团所紧握的各行各业核心技术,如今也是陆陆续续的突破。

而华国两年前所表现出的那股凝聚力,至今余威都还没有消散。

属于林寒的两个孩子,如今也是会踏着小碎步奶声奶气的喊爸爸了。

其实在去年的时候,在林寒的帮助下,萨了漫也重新回到了那个象征着无上权利的座位,至于他那同父异母的哥哥。第一时间便携带着大量现金跑路了。

毕竟没有了十大财团的支持,本...又有什么能够跟萨了漫去博弈呢?

至于小艾克森,原本林寒也是想要帮助的,只是小艾克森还没有等到这个机会的到来,便已经死在了摩尔古堡中。

甚至如今的林寒,也是知道了关于金背后家族的事情,但并没有当做一回事。

而随着这两年全球经济的迅速发展,移动互联对全球的覆盖率,也已经是超过了百分之90,

昔日跟诠通集团合作的那40家海外企业,如今也全部都成为了行业的巨头。

似乎一切都印证了那么一句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其实当前的林寒,已经具有了可以操控时代的力量,甚至关于十大财团的恩恩怨怨,林寒又怎么可能忘却!

毕竟在那背后,可是属于张小瑾的一条人命!

当时间来到了2014年的时候,此时距离出事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许久许久。

在林寒亲手编制出的条条框框下,属于十大财团的影响力,已经降低到了极限。

这一个全新的时代。更是一个属于诠通集团的传奇,就饶是清水市,在诠通集团的影响下,仅仅是去年的gdp便已经超过了7万亿华国币。

如果没有心中的那个遗憾的话,从严格来说,林寒已经完成了他所有的计划,此前的华国,更是属于曾经林寒心中的幻想,只不过被林寒一一实现了而已。

这是什么概念?

而林寒当前的身价,早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首富。

最为关键的是。林寒始终都没有忘却,当年跟张小瑾之间的约定,甚至在这几年内,伴随着张家房地产版图的向外不断疯狂扩张,再加上属于诠通集团那不可一世的影响力之下。

当前属于十大财团所在国家的房地产行业,更是被林寒近乎垄断了。

连每一平的房价,真的是令这个国家的无数年轻人摇头叹气啊,因为哪怕他们不吃不喝,整整工作数十年,可能才能够攒下首付的钱。

这些曾经都是属于张小瑾的心愿,如今林寒全部都帮她完成了。

而张家更是位列国内三大家族之巅。

仿佛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已经逝去的时光,终归是不可能重新来过。

当时间来到了2016年的夏天,此时的林寒正在召开全球高层会议,昔日的那辆奥迪a6,林寒还是没舍得换掉。

然而就在这时,孙雨柔却是慌乱的闯了进来。

&nt;老板...你的那辆爱车,被一个小孩用石头给划了!"

此话一出,林寒蹭的一声便站了起来,那脸上更是写满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林寒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家的孩子,是如此的不懂事!

就饶是众多高层也是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们都明白,那辆车对于林寒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五分钟之后,林寒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地下车库,果不其然!看到了一道小身影,正拿着石头,在黑色的车漆上画画。

&nt;赶紧给我住手!"

林寒怒吼出了一句,按理说,凭着林寒如今的气场,纵然是一些老前辈都会本能的胆颤,但偏偏眼前的这个小孩子,非但没有当做一回事,甚至还隐隐的让林寒听到了不屑的声音。

&nt;切!"

然而当这个小女孩转过了身之后,那白皙的小脸蛋,却是让林寒直接愣住了。

像。

真的是太像了。

无论是那一双狭长的美目,还是那挺起的小鼻子,这俨然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张小瑾啊。全部都让林寒记忆不由自主的重新。

只是林寒有些不敢往那方面去想,毕竟当年所调动的资源,近乎都差点将整条河给翻了一个遍。

正常人是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的。

甚至在这一瞬间,林寒内心传来了剧痛。

而且在看着眼前这名小女孩的时候,更是让林寒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述的复杂感觉。

血溶于水吗?

不然的话,为什么此时的林寒,眸子里挂着泪?还是说,是想起了曾经的张小瑾?

但不论是什么原因,先前的愤怒。如今已经是烟消云散。

&nt;切!你这个人真奇怪,为什么刚才那么生气,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哭了?"

小女孩撇了撇嘴,纵然是开口说话,可依旧还是没落下手中石头在黑色车漆上的动作。

&nt;况且我又不是没钱...大不了到时候给你买几辆新的就是了!"

纵然是被呛的令林寒苦笑,但林寒却是往前走了几步,再来到了小女孩面前的时候,轻轻的蹲了下来。

&nt;你叫什么名字?"

话音还未落下呢,林寒便是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根棒棒糖,似乎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跟小女孩进行交换。

一分钟之后,棒棒糖已经被小女孩赛塞进了嘴里,但就是死活不愿意说自己的名字。

&nt;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爸爸妈妈呢?"

伴随着林寒这句话的落下,小女孩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林寒的背后,嘴里含糊不清的嚷嚷道。

&nt;你这个人真是奇怪,我妈妈一直就站在你身后呢,你难道没有感觉出来?"

下一秒,林寒连忙转过身,眼里的期盼近乎都欲要凝成实质。

当朝思梦想的那个人,就这般真的站在林寒眼前的时候,好歹也是一个大老爷们,却是大声的哭了出来。

眼前人正是心里人,同样也是当年莫名人间蒸发的张小瑾。

甚至张小瑾没有任何的变化,哪怕是岁月都不忍心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而张小瑾在看着林寒这幅模样,嘴角轻轻一弯,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nt;林寒...你打算就这么继续哭下去吗?难道...不打算过来抱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