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凌宣、凌平(1 / 2)

连砀山某处一个不起眼的山洞内,一个身材苗条身上的衣衫却是已经破破烂烂的女子,正轻声安抚着她怀中躺着的看起来大概十二三岁,光着头的瘦弱男孩儿。

凌宣,幽泉宗宗主毕莫生最为看重的亲传弟子,同时也是不为外人所知的幽泉宗宗主毕莫生的亲生女儿!

凌平,凌宣的亲弟弟,自幼体质孱弱无法修习任何的功法,并且十三年来一直都呆呆懵懵、痴痴傻傻的仿佛孩童一般!

山洞内这个风尘仆仆的女子正是凌宣,而她怀中躺着的男孩儿正是凌平。

“姐姐,我怕!”

凌平那瘦弱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紧紧的拽着姐姐凌宣的衣袖,憨呆的小脸上写满了恐惧和茫然。

“乖,不怕,有姐姐在呢!你要累了就先睡会儿,放心,姐姐不会离开你的!”

凌宣努力掩饰着心中的疲累,面带温和笑容的对弟弟凌平柔声说道。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小平想回去了!”凌平弱生弱气的说道。

闻言,凌宣眼中闪过一道悲痛之色,但未免弟弟担心很快便消失不见,对着怀里的凌平柔声道:

“小平听话,先休息吧,姐姐很快就带你回家!”

“嗯!”

凌平听话的重重点了点头,然后闭上双眼,双手仍旧紧紧抓着姐姐的衣袖,慢慢进入了梦乡。

看着弟弟睡过去那平静的小脸,凌宣的脸上再也抑制不住的呈现出了悲戚无助的神色。

从离开宗门到现在,已经过了五个月之久了,而她也背着弟弟凌平漫无目的的走了有五个月了。这五个月以来,在凌宣的脑海中无数次的生出要带着弟弟回去宗门看看的想法,可是都被她给一次次的抑制住了。

天下之大,难道真的没有他们姐弟的容身之地吗?

低头看着弟弟凌平睡着时候那平静的面容,她的脑海中不由又想起了五个月前,自己的师尊同时也是自己的父亲将她叫去的情景。

……

“小萱,这些年……苦了你们了!”幽泉宗宗主毕莫生看着眼前的女儿痛惜的说道。

“只要能天天见到父亲,就不苦!”凌宣低下头声音平淡的说道。

也只有在这无人的时候,她才能叫他一声父亲。

毕莫生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再沉浸在这悲伤之中,因为今天她叫凌宣来的目的是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吩咐。

“小平他怎么样了?”

“回父亲话,小平他很好,宗内其他人对他也很照顾,他常告诉我说他很喜欢这个家!”凌宣如实说道。

家吗?

毕莫生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沉默了良久,终于轻声开口道:

“小萱,你带着小平离开吧!”

闻听此言,凌宣猛然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父亲。

“为什么?”

凌宣很不明白为什么要让她带着弟弟离开,也更不明白为什么一直以来父亲都不愿承认她和凌平是他的儿女。

“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毕莫生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说道,

“小平他之所以身体一直孱弱不堪,心智永远像个孩童一样,那是因为在他体内存在着传说中冥界内的水脉,黄泉!”

“不,应该说小平他……就是黄泉!”

“什么?!”

虽然不能与自己的父亲相认,但凌宣却是知道他们幽泉宗之所以强大起来的根本原因,正是因为这只存在于传说中冥界内的水脉,黄泉!

可是……这和小平他有什么关系?!

心中震惊的凌宣,看着眼前的父亲,然后又听到了更加震惊的话从父亲的口中说出。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不能算是一个宗门,应该算是一个种族!”

“一个由黄泉而生的,冥界遗族!”

凌宣此时心中已经一片空白,只是瞪大了双眼听着父亲缓缓的讲了起来。

“我曾经对你说过,我们的力量都是来自于冥界水脉黄泉,但你却不知道,原本我就是由黄泉孕育而出的!”毕莫生讲道,

“当年,幽泉宗还不叫幽泉宗,而且还是一个小门派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当时的毕莫生带着宗内几位亲近,进入到了一个黑暗秘境之中!”

“而这个黑暗秘境中,就存在着传说中冥界内的水脉,黄泉!”

“于无尽的虚空之中,这个黑暗秘境不知道飘荡了多久,然后终于慢慢的诞生出了一个个的灵魂!”

“不过这些灵魂都没有任何意识,整日无终无始的飘荡在这个黑暗秘境之中。直到毕莫生他们的到来,终于让这些飘荡的灵魂找到了安身之地!”

“最终,进入到黑暗秘境的毕莫生他们,便都被这种灵魂附体并且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也因此,他们成为了冥界族人,拥有了黄泉给予的冥界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