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 / 2)

急促的脚步声沿着楼梯不断回响着,凭借此声可以轻易判断出脚步声的主人怀有怎样焦急与迫切的心情。

念玖棠咬紧牙关,控制自己努力不去回想那一击落下后花飞翎的状态与反应。

她不是那个暗夜的什么四使吗?

她绝对不会绝对不可能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下出现任何意外。

她这只是一时的脚步被牵绊,再给予她足够的时间的话,一定会再度赶上自己,那时想要离开便更困难了。

念玖棠的念力不敢对周围的探知有丝毫的松懈,步履更是不停。

“墨霜姐姐就在上面!”

不知为何,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念玖棠依稀觉得,那些曾经束缚住自己探知整个暗夜总部的力量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飞速消弭着。就像它们不能出现过一样,念玖棠只觉得自己现在的探知恢复成畅通无阻,已经完全不用局限于对危险的预判了。

与专心于当前事态的念玖棠不同,某位不用奔波劳碌的北歌心头不自觉地浮现出,在灰尘腾起的刹那时花飞翎望向念玖棠的眼神。

这女人怕不是放了一片海哦——

心下虽是这么想着,北歌还是很庆幸花飞翎具有的对念玖棠“余情未了”这一设定的。

若非如此,估计念玖棠早就被打趴在地上了。

与此同时,在暗夜总部的顶层,少女暂时放弃了对墨霜的咄咄紧逼,从储物器中掏出传音盘。在看到通话人的姓名时,少女的神色流露出明显的兴奋与羞赧。

她低头快速查看发来的信息,很快,那双明亮的眼瞳中流露出显而易见的疑惑。

“大人竟然要提前终止这次行动?”

她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低轻语,眼眸不由地抬起望向墨霜。

“这可是清柠好不容易带来的战利品,怎么就……”&215&215

不过,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