侥幸逃脱死亡,在清末的乱世中先恶心自己再恐吓他人,在权势和利益面前曲意逢迎,左手大棒右手金钱摆平世间不平事。是非曲直与我无关,我要的只有好处,正直是我的伪装,仁义只是社会工具,我不是坏,我是恶!